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法律在线 教育新闻 汽车资讯 旅游新闻
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新版,跑狗图每期自动最新2020,金算盘www49819.comy,26261.com——阳江市信息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脏旧衣物、医疗垃圾成原料!黑心棉被竟然进了商场!

时间:2022-09-14 12:2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近年来,各地执法部门不断加大对“黑心棉”的打击力度,查封制黑窝点,惩治不法商贩,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黑色产业的蔓延。

  但是由于近两年棉花价格持续上涨,铁路、公路运费逐步上调。在远离棉花主产区的黑龙江,一些追求暴利的黑心商贩,开始铤而走险,重操旧业。一条以纺织垃圾为原料的黑心棉地下产业在哈尔滨起死回生,卷土重来。

  进入四月份,哈尔滨市的一些居民小区和城乡结合部,上门回收旧衣物、旧棉被的商贩多了起来。

  这辆三轮车车厢上装满了回收来的旧被褥。这些被褥有的布满油渍、有的已经发了霉。

  收废品商贩:全是旧棉花,这埋汰别碰它。就是各家盖的年头多的旧被褥,或者老一辈人去世了年轻人就不要了,就把这个被褥卖了。

  这些脏兮兮,散发着难闻气味的旧衣服、破被褥到底被送到了哪里呢。记者跟随收旧衣物的三轮车,来到了位于哈尔滨市平房区孙家站附近的废品收购站。

  废品收购站老板:被子、棉花、鞋、衣服。啥颜色都有,黑的、白的、花的、紫的啥料都有,就是乱杂布。

  废品收购站老板:哈尔滨市道外区拉600元一吨。往哈尔滨市道外区东风乡他们自己来车装货,拉一次能要两吨多货。

  废品收购站老板说,商贩收购来的旧衣物、破被子运送到废品站后,会有人将这些旧物以每吨600元的价格集中采购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团结镇周边,有数十个收棉纺垃圾的废品回收站,这些回收站只做熟人生意。这些统称为大布的纺织废料,有的被锁在库房、有的则藏匿在偏僻的棚户区,陌生人很难找到。

  为了进一步查明这些垃圾的去向,记者在哈尔滨市道外区的团结镇走访了几家大型的废品回收站。

  几分钟之后,这位搬运工给记者介绍了一位做大布生意的中间人李师傅。经过沟通,这位中间人答应带记者去看货。

  李师傅:对,我成天跟他们接触。原料都是哈尔滨市里的货,要白布全是白布,要啥给啥,已经分类了。要黑料给黑料,要夏装给夏装。白布是白布,毛料是毛料,分好了都。

  中间人引路,记者驱车大约5公里,在哈尔滨至同江高速公路的高架桥下面,记者看到了一家大型的废品收购场。上千吨的旧衣服、破被子被已经被打好包装。按颜色堆满了整个场地。几名女工正在按颜色将刚刚运过来的旧衣服分类。

  据记者目测,这家废品收购场的面积大约有上千平方米。李师傅告诉记者,这样规模的废品收购场在团结镇还有好几家。

  随着调查的深入,记者发现,哈尔滨市道外区的团结镇已经成为黑心棉加工厂的原料供应地,这里每天都会有满载旧衣物、破被子的大货车进进出出。

  这些被称作大布的纺织品垃圾,满是污垢、散发着阵阵臭味,甚至还有医疗垃圾。

  4月15日,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化工路附近,记者驱车跟随一辆满载旧衣物的货车。没走多远,这辆货车在进入团结镇之后,便拐进了正在拆迁的棚户区。,最后在一家大门紧闭的废品收购站门前,这辆货车停了下来。

  记者注意到,这家废品收购站大门紧闭,旁边的侧门还有人盯梢。见到陌生人登门,这名穿着环卫制服的男子便把记者带进了一所民宅。

  记者所说的白料是指白色的旧衣物和旧被褥,这些白色的棉纺垃圾在业内统称为白料。问清楚记者的来意,废品站的人带着记者走进了废品站的库房。库房里满地都是收购来的旧衣服,几位工人正在按废品的颜色和款式进行分类,按颜色分类的白色旧衣物被工人按照每袋五十斤打好包裹。

  废品站工作人员:一个月拉一回吧。刚挑的,年前挑的都卖了,这又卖过两回了。

  这位工作人员说,这些废料,按照颜色和质地的不同价格也有区别,掺杂着医院废弃手术服和病床被罩的白料价格在850元左右一吨,而旧牛仔布每吨的售价在600元。

  混杂着旧衣服和破内衣的深色布料的黑料,它的价格则是每吨260元。废品站的工人告诉记者,医院废弃的白大褂、手术服和旧被褥是畅销货,因为质地好、色泽白,所以打棉厂无需漂白就可以做白棉絮。

  根据2016年3月31日实施的《纤维制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》第八条和第九条的规定,严禁将医用纤维性废弃物、废旧纤维制品等做为生产生活用纤维制品的原料。

  而哈尔滨市道外区团结镇的纺织垃圾又被送到了哪里呢。根据废品收购场的供货信息,记者来到了哈尔滨市双城区。

  哈尔滨市双城区的周家镇是远近闻名的“轻纺城”,几年前,这里的黑心棉产业经媒体曝光之后,执法部门查处了多家黑心棉加工厂。记者发现,现在,周家镇的黑心棉产业已经从周家镇转移到临近的村屯里。

  在距离周家镇十几公里外的于马架子屯,记者找到了一家藏匿在废弃学校旁边的黑心棉加工厂。这个加工厂占地约有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,靠近厂房的路边的草地里,树枝上,到处都是灰黑色的棉絮。翻过满是棉絮的砖墙,记者进入了加工厂的院里。伴着机器的轰鸣,空气中夹杂着刺鼻的气味,漂浮着呛人的棉絮。

  央视记者:在黑心棉加工厂,这里面有线头子还有打碎了的花布,有工人用过的废弃的防毒口罩,这里的废料足足有半米多深。

  隔着厂房的窗户,记者看到,这个加工厂共有两台梳棉机,一台加工灰白色的棉絮,而另外一台机器的传送带上布满了黑色棉絮。随后记者以买货的名义进入到了这个加工厂的生产车间。在这台10米长的梳棉机的一端,工人将白色的旧衣服和碎布填入到机器。经过粉碎、梳理后,夹杂着碎布屑和线头的浅色的破被子、旧衣服就变成了灰白色劣质棉絮。

  记者在这个加工厂的库房里看到,几十吨的白色旧衣服、破被子堆积在库房的一侧,加工厂老板说,这都是前不久以每吨900元的价格从哈尔滨市道外区团结镇运来的。用它打出来的棉絮叫二白,价格在每吨2500元。

  按照加工厂的老板说,他们生产的灰白色的棉絮是做木耳菌丝的培养基,而黑棉絮则主要是给蔬菜的大棚做保暖被。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?

  第二天,记者看到一辆载货三轮车从加工厂的大门开了出来。三轮车的货箱里满载着加工厂生产的灰白色棉絮,这些用纺织品垃圾做原料未经任何消毒、杀菌环节的劣质棉絮会被送到哪里呢。记者一路跟随,十分钟之后,这辆三轮车驶进了哈尔滨市双城区周家镇十字街附近的一家被服厂。当记者进入被服厂时,三轮车司机正在卸货。

  这些用纺织品垃圾制成的劣质棉絮,就这样做成了棉被。为了不被发现,棉被的一角还被填上了纯白色的棉花。

  旧衣服、破被子甚至是医疗垃圾经过粉碎、梳理在未经过任何消毒环节就被不法商贩做成了黑心棉,填充进了被褥里。那么这些满是灰尘、细菌的黑心棉被又会被送到哪里出售呢。跟随被服厂的送货车,记者在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街的玛克威商厦5楼的针织展厅里,找到了这款套上格子被罩的棉被。

  记者发现这款售价55元一套的棉被。打开被罩,里面是掺杂了碎布和线头的灰白色棉絮。颜色和质地跟之前记者探访的黑心棉加工厂生产的灰棉絮几乎一样。

  店主:那个不是,那属于要增加重量。套上点被罩盖,别光盖被子。本身棉质不好有个被罩,不起到隔离作用嘛。

  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采访,记者发现,以旧衣服、破棉被等纺织品垃圾做原料,经过打棉厂制成劣质棉絮、再到被服厂加工、批发市场销售。在哈尔滨市周边,一条黑心棉,原料供应、生产、加工、销售的黑色产业链已经初具规模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法律在线 教育新闻 汽车资讯 旅游新闻 热透新闻 科技前沿 健康新闻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