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法律在线 教育新闻 汽车资讯 旅游新闻
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新版,跑狗图每期自动最新2020,金算盘www49819.comy,26261.com——阳江市信息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太珍贵!113年前的圌山原来是这样!

时间:2022-08-19 19:2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▲ 点击 大港信息港 → 点击右上角“...” → 选“ 设为星标 ★ ”

  圌山徵梦,圌山外包蒋山,内连红山诸岭。俯瞰大江,高出众峰之上,自古称为扼塞,故名为关,而实则非稽征之所也。距焦五十里而近,然从未一至。十年前,余忽梦至其地。若山巅有寺,名曰楞严寺,旁有塔,名曰报恩塔,旁有洞,名曰箭洞。并登塔远眺,见江中洲渚如卦,峰峦四抱,一碧际天,正旭日东升,云霞变幻,气象万千。霍然而醒,晨起远望,仿佛追忆犹如历历在目。每欲一游,未果。今年为余五十初度,称祝上寿,非僧家本分也。适画友马文英、道友觉一约游,以徵梦境。即鼓棹东下,泊舟韩桥,循五峰之麓,穿林履石,扪葛攀萝。至寺,晤洪觉上人。不独境如重到,而询寺塔洞名,无不吻合,几如重入梦中。马君曰,是必有因,非一切心造也。以我度之东升旭日,上人五十以前之境界也。现虽日已过午,而至夕阳衔山尚早。即至夕阳衔山,而潮来万顷,帆影明灭,全江皆作胭脂色,旋又明月飞天,清光大来,乐且无极。敬以此为上人寿复,写图以记其事。余合十顶礼,曰人生本如梦,第梦有好坏之不同耳,果如君言,则此梦亦不易得唉,因名其图曰徵梦。光绪三十四年,岁在戊申五月上浣,鹤洲道人,识于槐荫精舍之西轩。(钤白文印)齐瀛,(钤朱文印)鹤洲。

  从画作的题记中,我们了解到,鹤洲禅师因为一次神奇的梦境,一直向往攀登圌山,久未成行,十多年后,方才前往实地“徵梦”,归后,描绘圌山全境,记叙梦境及游历过程。

  据传,东汉末年,秣陵县尉蒋子文追逐盗贼,头部受伤后卒于钟山,葬钟山之阳,建蒋王庙。吴帝孙权时追封蒋为中都侯,因避祖父孙钟之名讳,改钟山为“蒋山”,玄武湖改名为“蒋陵湖”。

  镇江文史学者祝瑞洪考证,丹徒蒋氏明代先祖蒋暹把崇拜蒋子文的蒋庙,视为其祖上功德,遂将秣陵蒋子文当做先祖。南京周边一带,流行蒋子文信仰,祭拜延续一千多年。

  题记“十年前,余忽梦至其地。若山巅有寺,名曰楞严寺,旁有塔,名曰报恩塔,旁有洞,名曰箭洞。并登塔远眺,见江中洲渚如卦,峰峦四抱,一碧际天,正旭日东升,云霞变幻,气象万千。霍然而醒,晨起远望,仿佛追忆犹如历历在目”。

  题记“每欲一游,未果。今年为余五十初度,称祝上寿,非僧家本分也。适画友马文英、道友觉一约游,以徵梦境”。每当想起梦中情景,想要前往实地看看,一直未能如愿,今年适逢自己五十岁生日,做大寿庆祝一番,作为出家人也不是太适合,正好画友马文英和道一和尚相约一同前往圌山看看,正合自己心愿,多年梦境可以实地验证一下。

  题记“即鼓棹东下,泊舟韩桥,循五峰之麓,穿林履石,扪葛攀萝。至寺,晤洪觉上人”。随即三人乘船,划桨顺流而下,到圌山脚下的“韩桥”靠岸,从五峰山下开始登山,穿越树林踏着石块前行。“扪葛攀萝”,圌山树林密集,道路崎岖,必须攀爬山上的藤萝草木才能前进。北魏永平二年的摩崖石刻《石门铭》中,有“攀萝扪葛”文句。明代黄景昉所作《登九人山》中有“扪葛攀萝上,千年此度看”诗句。鹤洲一行终于到达山顶寺庙,见到了主持“洪觉”法师。楞严寺洪觉和尚,据镇江文史学者邱隆洪、王礼刚等分别考证,是传接著名的济南禅师衣钵,为圌山楞严寺的最后一任主持,1938年,楞严寺遭到侵华日军焚毁,至今未能复建。人民出版社1999年12月出版的《镇江沦陷记》,刊载了被日军焚毁的楞严寺残垣断壁照片。

  题记“不独境如重到,而询寺塔洞名,无不吻合,几如重入梦中”。鹤洲游历楞严寺,就像是以前来过一样,询问塔名、洞名,无一不是和十年前的梦境相吻合的,就像是故地重游一般。

  题记“马君曰,是必有因,非一切心造也。以我度之东升旭日,上人五十以前之境界也”。画友马文英说,出现这样的巧合,不会是无缘无故的,也不是心中所想就能实现的。以我的道行,是修行到了最高境界。

  题记“现虽日已过午,而至夕阳衔山尚早。即至夕阳衔山,而潮来万顷,帆影明灭,全江皆作胭脂色,旋又明月飞天,清光大来,乐且无极”。虽然时间早已经过了午后,但离太阳落山还略有些时光。等到太阳渐渐落下,江面一望无际,烟波中的船帆已经朦朦胧胧,江水连天一片红红的颜色。此景色,明代黄道周亦写有“日晕透江明,潮来万顷平”的诗句。紧接着,明月开始升空,照耀大地,美不胜收。

  题记“敬以此为上人寿复,写图以记其事。”今天的圌山游历,是我最好的生日祝福,我要把它描绘出来,永作纪念。题记“余合十顶礼,曰人生本如梦,第梦有好坏之不同耳,果如君言,则此梦亦不易得唉,因名其图曰徵梦”。我要感恩佛祖,都说人生如梦,但梦境有好有坏不一样,正如画友马文英所说缘分到了,实在是可遇不可求。所以,我要把这幅画,命名为“圌山徵梦”。

  题记“光绪三十四年,岁在戊申五月上浣,鹤洲道人,识于槐荫精舍之西轩。(钤白文印)齐瀛,(钤朱文印)鹤洲”。落款为光绪三十四年戊申,即公元1908年,农历五月上浣,是指夏季第二个月的上旬。文中鹤洲自叙年五十,推算鹤洲生于1858年。梁启超在1915年前往镇江焦山,向玉峰庵鹤洲上人索求《瘗鹤铭》石刻拓本,因感叹“鹤洲零拓本”的精致无二,赞为“瘗鹤铭出水后第一精本”,写了二百多字的跋文装裱在其后,文中提到鹤洲卧病在床,年已76岁,与本文记叙的年龄有误,待考。槐荫精舍原在焦山玉峰庵,位于现在的“焦山碑林”内,乾隆御碑的北侧,保存完好。槐荫精舍悬挂有隶体匾额,为晚清的宜兴秀才陈任旸所书,上款为“鹤洲禅友嘱隶”,落款“光绪戊申仲春,陈任旸”,匾额的书写时间,正好与鹤洲游历圌山是同一年。陈任旸博才,编著有《京口三山志》、《焦山六上人诗》等,他自三十岁起在焦山置办红船救生40年,在焦山期间,鹤洲与陈任旸交往甚密,为其拓制包括焦山无惠鼎等多幅全形拓作品。《圌山徵梦》图钤印二枚,白文印齐瀛,朱文印鹤洲。齐瀛是鹤洲出家后的法号,画家吴湖帆曾在鹤洲手拓青铜器全形拓图轴题记“焦山僧人,原名王玉龄,字鹤洲,善拓,享名一时,甲辰秋七月,吴湖帆题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法律在线 教育新闻 汽车资讯 旅游新闻 热透新闻 科技前沿 健康新闻
Power by DedeCms